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姐妹情深  

2012-03-29 20:05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上周末,我和飞利相约去杭州会战友。那里有好几位我亲如姐妹的战友。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了,一年半载我们都要相聚在一起,或到宁波尝尝海鲜、或到杭州看看美景。每次相聚总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,有那么多述不完的情,真得很开心。

四十多年的战友情、姐妹情,经常会象放电影一样,在脑子里不断的出现,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加,这种情景反而越来越清晰。

记得刚到十一连,我被分配到一排三班,我的班长是一位穿着旧军装;漂亮的大姐姐,我当时以为她是退伍军人呢。因为我那时个子长比较小,(身高才一米四八),班长一见面就嘟哝着说怎么分给我这么个小不点呀?围垦时活这么重,体力能行吗?当时我心里暗暗地说,虽然我个子小,但我力气不小,别小看了我!班长自我介绍说,我叫陈国芳,是杭州人,今年十八岁,就叫我国芳好了。原来她只比我大了一岁。边上的老同志插嘴说,叫她“油豆腐”好了,当时的气氛一下就活跃起来了。我当时紧张的心情也缓减了不少,心想班长应该是很有亲和力的吧!

       果然,国芳是个乐天派,每天都是乐呵呵的,她对班里的每位同志都很热情,班里的气氛一直很祥和,同志们对我也特别照顾。记得我们到了兵团没多久,围垦战役就打响了,每天早晨天还没亮,部队就出发了,要走十多里路才到达围垦的目的地,挑土箕的,背铁耙的,反正每人都带了工具,班长怕我路上走累了,不时地为我拿工具,到了工地她不停的鼓励我,还嘱咐我累了就息一会,当我挑着土箕跟她比赛的时候,她才对我刮目相看。这样我就把她当姐姐一样,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。第二年五月份,连长派我去食堂工作,我想不通啊,为什么让我去食堂,为什么让我离开好朋友,但是那时候服从分配也是一种精神,衡量好战士,服从命令也是一个标准。没办法,我是含泪离开三班的,班长安慰我,有空就来班里坐坐。从此我虽然在食堂工作,轮到我休息日,头天晚上总会去跟班长挤一张床睡,好比是回娘家。75年班长调到直属连任司务长,离开连队有三里多地,休息天我也会去班长那里待上一天。

       74年大潮冲垮了大堤,战士们都逃出了营地,第二天为了自己心爱的东西,冒险闯入营地,大家一路上都是互相搀扶着走完全过程。

       75年初重回连队,一下子也没什么事可干,连长让我们先回家待命,我就和国芳她们一起在杭州玩,每天步行去杭州的各个景点,苏堤、白堤、花港、岳坟、灵隐寺、六和塔------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。整整一个星期,我们都在西湖边度过。那时她们已经开始恋爱了,为了照顾我,她们轮流着去赴约,那时的我简直就是个”电灯泡”。

       回城的大潮来了,我和飞利前后回了宁波,国芳一行到车站送我,约定今后要多联系。从此我就在杭州有了这么多姐姐。几年后我做了杭州人的媳妇,每次回杭州,除了看望公婆,就是和国芳她们见面、游玩、聊天。大家互相关心、互相帮助。如前几年我家里出了点事,被她们知道后,就从杭州赶到宁波来安慰我,帮助我。大家互相牵挂着,这份情意胜过亲姐妹。

       这不,这次大家又相约去厦门玩,估计四月中旬出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